豪门小老婆 > 番外 > 咬死人的凶兽(十)

番外 - 咬死人的凶兽(十)

所属目录:番外      发布时间 : 2021-10-16
咪乐|直播|app|黄安卓版下载 国务院台办发言人安峰山对此表示: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

  林柱觉得,自己和周哥,那就是缘分。周哥高看他一眼,提携他,他能做的,就是好好干,努力报答周哥。而事实证明,周哥的确对他不错。这不,那么多富商捧着大把金银来求算一卦却被拒之门外的大师,却答应给他算命,这怎么能不让他喜出望外!

    两夫妻在一栋别墅里拜见了大师,听了一通玄玄乎乎的话之后,别的没懂,就知道大师建议林柱改名,声称改名之后,运道就顺了,就会财源广进了。改名嘛,林柱想想,觉得没问题。本来嘛,他也觉得自己这个名字够土,在生意场上,几次就因为自己这名字被人给暗地里嘲笑。他也有过改名的冲动,可又觉得麻烦,不了了之。今日既然大师指点了,那他这就回去改!

    林柱千恩万谢地将大师赐予的毛笔写就的“林豹”二字给领了过来,慎重万分地收入到了自己的西装兜里。本来,到了这,他们夫妻俩就该识趣得退了,但是想着机会难得,林柱就腆着脸,让大师帮忙给他算算他的两个儿女。

    大师看他的目光凉飕飕的,看得林柱渐渐觉得底气不足,隐隐觉得自己似是太贪心了,冒犯人了,就干笑着,想拉着妻子识相地告退,哪里想,大师却开口了。

    “你一子二女,将来能靠的,就是那二女!”

    林栋一愣,又一惊。他方才只说了两个儿女,可大师却开口就说他有一子二女!

    大师果然就是大师!

    他一下双眼火热,呼吸急促地问道;“大师,你是指,我那两个女儿将来会……会……”

    “贵不可言!”

    呼!

    林栋差点激动地没坐住。

    贵不可言,贵不可言,哎呀,怎么个贵不可言法?

    “大师,你是指——”

    “送客!”

    大师一手端起青花瓷茶杯,一手捏起茶杯盖开始轻轻拨弄内里的茶水!

    这是在明确地下达逐客令!

    林柱立刻识相地闭了嘴,比方才更真诚了百倍,感恩戴德地牵着金赛美出来了。等一出那别墅,林柱就激动地怪叫开了,就连金赛美,都欢喜地眉梢眼里俱是笑意。

    等一回家,金赛美抱着自家女儿,就一口一个“宝贝”地叫开,林栋也是满心欢喜,看着宝贝女儿,一脸疼爱。

    听到这般动静的小妞妞,沉默地去接了两本茶水,摇摇晃晃地给“爸爸妈妈”送过来。等将茶水放到了靠近沙发的茶几上之后,她睁着眼,有些濡慕地看着林柱。

    林柱是在这个家里,对妞妞最好的。虽然这种好,距离一个合格的爸爸,还有些远。但是,有着金赛美等母子三人做陪衬,林柱偶尔施展出来的对妞妞的疼爱,就宛如一个温暖的小太阳,让妞妞渴求。还有,妞妞长大了,知道爸爸妈妈的涵义了。爸爸,在她心里有了特殊的涵义。没有哪个孩子,会不希望被爸爸妈妈给疼爱的。金赛美不是她妈妈,她被这个邻居家小孩说出来的事实给弄得偷偷哭了很多次,然后,越发地渴望起爸爸的疼爱。

    像这样的时刻,林柱和金赛美围着林姿转着,她就会有些渴望地睁着漆黑的眼,在一边看着。

    两年多了,她被宠出来的那点凶悍、娇蛮,都一点点被金赛美给磨去了。但,那些曾经长久地在她身上存在过的东西,并不是就那样消失了,而是经过磨砺之后,转换为另一种存在,收敛在了她的体内。

    她安静而聪慧,顺从但不盲从。

    她,有着自身的独特的骄傲!

    这种骄傲,会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开出最灿烂的花来!

    至于现在,她只是一个妞妞,依旧对这个复杂的世界带着懵懂的小孩!

    林柱想起了大师的预言,想起了妞妞将来也会贵不可言,顿时大乐,越过茶几,如妞妞渴望般,将她给抱了起来,抱着她,高高地原地转圈了起来。

    “哈哈,妞妞,爸爸的乖女儿,爸爸今后可就靠你了,乖女儿,乖女儿,爸爸就知道,你是个大宝贝,爸爸就知道,留下你就是对的,哈哈……宝贝,大宝贝……”

    妞妞受宠若惊,一下就笑了。

    笑声清脆,悦儿动人!

    其实,她很容易满足!一分给予,就能让她笑开花!

    林姿坐在自家妈妈身上,鼓起了腮帮子,气呼呼的。

    金赛美见此,眼里的笑意,也冷了!

    哼!

    贵不可言!

    一个傻丫头,将来怎么可能贵得过她的女儿!

    但总体来说,经过这事,小妞妞的待遇,一下就提升了!

    林栋很是迅速地回乡了一趟,更名为了林豹,又同时给妞妞上了户口,名叫林梦!

    林梦,林梦!

    承载着他的梦想的孩子!

    从今日起,他林豹就是一个全新的人,将会开启新的征途!

    就让林梦这孩子,见证这一刻,见证那未来的梦想!

    似乎改了名之后,真的如大师所说,会一帆风顺,财源广进。林豹只觉得自己改了名字后,出去应酬有面子了,做生意也顺利了,钱赚得也比以前多了,周哥更照顾他了,他能拉到的活更多了!

    家里的两个女儿,他也重视了起来。回家的次数多了,呆在家里的时间也久了,回家的时候,更是经常给家里的孩子们带些小玩意儿回来。然后和孩子们接触得多了,这疼爱孩子的心,自然就浓了。因为,这三个可都是他的亲骨肉。他可没有金赛美那怨怼愤恨的心情。

    因为小梦梦乖乖的,得了好,就会咯咯笑,他一逗她,她也会笑得乐滋滋的,所以林豹很愿意抱着她。他想起这孩子的妈妈就是个大美人,那么基本上可以肯定,漂漂亮亮的小梦梦将来长大了,也肯定会是大美人。那么,将来她靠这张脸,肯定会嫁个有钱人。

    贵不可言!

    林豹想想,就觉得那肯定是妥妥的事!

    因为有大师的预言在,又因为林豹对小梦梦喜爱之情的加重,所以金赛美不敢在林豹面前对小梦梦使坏。但是林豹不在家的时候,她可就不客气了。

    一个单纯的小孩儿,怎么能斗得过心机深沉的大人呢!

    小梦梦几次单纯地在林豹面前哭诉,但却被金赛美或者合理解释,或者倒打一耙之后,就不怎么说了。而是每次被打了,被骂了,就窝在角落里哭,哭得时候,她就想哥哥。

    可是哥哥是什么呢?

    她不知道!

    记忆越来越模糊了,那个修长的身影,随着时间的流逝,就那么消散在了她的记忆里。她现在只会本能地在受伤的时候叫哥哥。

    哥哥是什么呢?

    不知道!

    但是,叫着叫着,她就会觉得不那么委屈了,不那么伤心了……

    有一天,在她躲在沙发后面,哭着叫“哥哥”的时候,林栋有些酷酷跩跩地走过来。

    “喂!以后你可以叫我哥哥了!”

    十岁多的孩子,在学校里和别的小伙伴们混着,有些青涩地早熟着。家里的小妹妹漂漂亮亮的,一哭起来,就叫“哥哥”,听着怪让人心疼的,也让人有些……小小的得意,现在呢,则有些欢喜。

    妈妈不让他和小妹妹玩,也不让他对小妹妹好,可是,他是小小男子汉,他想对谁好,就对谁好,不用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白白嫩嫩的小妹妹,香香甜甜的小妹妹,笑起来,眼角一翘,眼睛一闪一闪,漂亮极了的小妹妹,是整个学校的女生都比不上的。他的小妹妹,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生了!

    学校里的伙伴们说谁谁漂亮,说谁谁好,说谁家的妹妹可爱,哼,那是他们没见过他的小妹妹!他的小妹妹站出去,能把所有人都给比下去!

    嗯,既然小妹妹这么想要哥哥,每次哭了都叫他……嗯,看在她这么可怜的份上……看她这么依靠他的份上,他……他就允许她叫他哥哥好了!

    这是他想了好些日子,苦恼了很久,最终做出的决定!

    他发现,这个决定做好之后,他很开心!

    “好了,不哭不哭了哦……”既然决定了要当她的哥哥,那他就会当个好哥哥。“不哭了哦,哥哥抱抱,不哭,不哭了……”

    笨拙地将她抱住,小林栋一声接一声地哄。

    小丫头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但是,被人抱着,被人哄着,好舒服。

    “……哥哥……哥哥……”

    “嗯,哥哥在这里啦,乖啊,哥哥抱抱,不哭了,不哭了……”

    “……哥哥……”

    “……嗯……”

    “哥哥……”

    “嘘,不哭了哦……”

    “哥哥……”

    “看,哥哥给你拿来什么了,好吃的哦……”

    “哥哥……”

    “你要是不哭,哥哥就带你去玩……”

    “哥哥!”

    “哈哈,梦梦,你这个笨蛋!”

    “哥哥,咯咯……”

    “快,来这里,爸爸刚给我买的飞机,我破例,让你先玩一下,就一下哦……”

    “嘻嘻,谢谢哥哥……”

    “哈哈……”

    不知不觉,定义模糊的哥哥,有了实体!

    不知不觉,哥哥成了林栋!

    因为小孩大多都记不得三四岁之前的事情的生理局限,那记忆里的哥哥,终究就那么消散了……

    容凌十七岁,三当家遭到暗杀,于一夜之间,三当家一脉遭到了重创,死伤诸多。容凌也没有幸免,浴血奋战,但因为李兰秋在他身边,诸多顾忌,没法放开手脚,他重伤入院,而李兰秋也因为替他挡了一刀,也入院。

    等他醒来,李兰秋已经被转移出国治疗,而三当家及其心腹几人均已死,三当家手底下的很多人也死死伤伤的,其中,孙别航被砍死,刘猛没了一只胳膊,林延虽然没缺胳膊少腿,但也重伤入院中。

    老酒帮大当家对于自家三弟被害一事,极其震怒,扬言要报仇。三当家手底下幸存的兄弟,乃至分散在其它地方的兄弟,也因为愤怒,从其它各地赶来,要替三当家复仇。复仇对象是另外一个帮派。

    容凌重伤之中,大当家前来探望,对他伸出橄榄枝,让他以后跟他,并言辞恳切,声称一定会替三当家讨回公道,已敬他在天之灵!

    但某一晚,一人潜入病房,匆匆告知容凌真相之后迅速逃匿!

    可怜三当家一代枭雄,有勇有谋,机关算尽,却栽在兄弟情义之中。几十年兄弟感情,却抵不过女人的温柔乡、枕头风。因为一个女人的挑拨,大当家对三当家有了嫌隙。功高震主,三当家临死前突然明白了这一点,但是太迟了,他逃不过这个死局。

    他用人不拘,又慧眼识珠,但凡有才的,他都大力栽培,所以手底下人才很多,道上很多人也是慕名而来入他队伍,而道上的人,对他也很是敬重。而他手底下的猛将也多,别的不说,一个容凌,年纪轻轻,却早已杀出凶名,让不少大佬都很是忌惮。

    他的羽翼太丰满了,丰满到让大当家感觉到威胁了,所以,得除掉了。再深厚的兄弟情,怎抵得上那至高的地位,怎抵得上那哗啦啦的金钱!

    对待容凌,大当家是下了死令的,但容凌太过勇猛,逃过死局,所以大当家开始采用第二个方案,就是将他拉拢到自己的手下。这人到底年轻,他还能用上几年。几年后,他若是听话最好,让他做他杀伐四方的大将,可如果不听话,就让他成为第二个三当家。而且,他未曾预料到,支持三当家的人会那么多,这些人非常激动,复仇之心特别浓。所以,他需要容凌——这个三当家有所暗示将来会继承他的年轻人出头,收拢住这股仇恨,然后为他所用。他也需要让人看出他对三当家的重视,以及对三当家的旧人的照顾和尊重!

    只是,三当家到底能耐,底下能人不少,大当家纵使机关算尽,也还是让三当家的人知晓了他的阴谋。

    容凌面上拖着大当家,背后为刘猛等人谋好出路,又秘密将容母藏到安全的地方。

    冷眼看着大当家喊着复仇,却把三当家的旧人一批批地送出去给别的帮派的人砍,不知道他和对方帮派的大佬达成了什么协议,总之,三当家的旧人,就这么慢慢减少!

    可真是好手段!

    容凌抓住时机,拖着重伤之躯,逃开大当家派出的人的盯梢,赶到B市,回归容家。面对容家当时当家主母杜采忆的嘲讽和鄙夷,以及当时的家主,也就是他的父亲阮苍盛的冷淡和轻视,他转换策略,找上容三伯。

    容三伯最后出马,J市的老酒帮立刻就遭到重创。帮派主要人员,被抓的抓,被判刑的判刑,被杀的杀。一个可算是称霸一时的老酒帮,就这么样,势力一点点被瓦解,然后被其它帮派蚕食吸收!

    容凌,浴血转身,从此,走上另外一条路!

    这段腥风血雨的时期,南部沿海林豹所在的城市,他所处的圈子也动荡的厉害,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周哥死了,被人一枪打爆了头,死在了别墅里……”

    林豹惨白着脸,和妻子金赛美说这一事,然后,对未来突然就担忧和迷惘了起来。

    后来,圈子里又有几个比较厉害的人,“意外”身亡了。而不巧,那几个人都和周哥的关系不错。

    林豹怕了,觉得照这么下去,自己怕也是会被“意外”了。

    他想着跑了,但却又舍不得放下这么些年在这个城市打下的基业!

    几天后,局面似乎稳定了。有另外一个人,接手了周哥的产业。他去参加了那人举办的晚宴,回来之后,就愁眉不展。

    一朝天子一朝臣,接手周哥事业的人,明显是和周哥不对盘的。他是周哥的人,他明显感觉到那人对他的冷淡和疏远。他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好混。

    果然,他渐渐被圈子里的人给排开,生意也不好做了。大家似乎得到了什么指示,也不愿意找他合作了。

    金赛**沉着脸,背地里嘀咕不休:“我看那大师就是糊弄人的,说什么你改了名字之后,就会一帆风顺,财源广进。哼,他还说过周哥此后一生富贵呢,可现在怎么着,周哥却死了。人都死了,还富贵个屁。说你一帆风顺,我呸,瞧瞧,你现在都混到什么地步了,这生意一天不如一天,眼瞅着,咱们都要开始赔钱了……要我说,这些什么大师什么的,都是骗钱的,上次我还看电视说,说那有名的某某大师,最后被人揭穿就是个骗子,然后被警察抓了,现在在坐牢呢……”

    对于这样的嘀咕,林豹只是听着,没说什么!

    但心里,他有退意了!

    如此,又过了好些日子,那接替周哥事业的人,突然就被抓了!同时被抓的,还有不少人!

    林豹眼皮子一阵乱跳,知道这是要出大事了!

    他迅速回家,让金赛美收拾东西,赶紧跟他离开这里!

    “走?去哪里?”金赛美也被吓住了,惊慌失措地问。“是回老家吗?”

    “不行,周哥说了,让我十年内别回老家!”

    “周哥,周哥,人都死了,你还想着他。周哥不让咱们回去,是因为防着妞妞她妈来抢人,是因为妞妞她妈勾搭的男人厉害。可是那会儿妞妞她妈早和那男人分了,后来人也死了,咱们干嘛不能回老家?”

    “胡说什么!”林豹很是不快。“妞妞她妈也不一定是死了,有人说过了,在国外见过她,人家好好的,你别咒她!”

    “呦,心疼啊!”金赛美立刻阴阳怪气了起来,恼怒异常:“飞机失事公布的遇难名单里面就有她一个,死了就是死了,你还心存期盼啊!林豹,我告诉你,那个女人,你这辈子就别想再沾!再说,她踹了你,给你带了绿帽子,你要是还想认她回来,那你林豹有种,我服你!”

    林豹也被这话给气得恼羞成怒了。

    “瞎嚷嚷什么,都到这份上了,你还没脑子的说这些!现在是逃命,逃命!你给我想点正事,不想要命,行,随你想,你就是坐这儿乱七八糟得想一辈子,我也不管你,我带小栋他们走!”

    说着,高喊三个孩子的名字!

    金赛美心里一凛,也反应过来现在是形势紧迫,当下讪讪,不再多说什么,加紧收拾起来。

(古默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老婆》已经更新到咬死人的凶兽(十),请Ctrl+D收藏本站www.haomenxiaolaopo.net方便下次阅读)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