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女人谁敢动《王的女人谁敢动》正文 第1838章 凤族篇:绝命书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王的女人谁敢动》正文 第1838章 凤族篇:绝命书

小说: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王家大公子甩开了大夫,大步往里走。

    “郡主,麻烦你快些!”

    凤九儿和小樱桃跟着进去之后,外面的人,才反应过来。

    “郡、郡主?”

    一位大夫看着厢房的门,一脸不敢相信。

    “两位大夫,麻烦你们先等在外面。”

    丫鬟反应过来,丢下一句话,走了。

    厢房里,年长的丫鬟正在为王玉堂擦脸。

    “老爷,你撑住!老爷,你不能死啊。”

    “老爷,你快醒醒,大公子,二公子和小小姐还需要你,你快睁开眼看看。”

    床上的人,双眸紧闭,脸色苍白,嘴唇发黑。

    突然,他轻咳了声,黑色的血液,一下子从嘴角涌出。

    “老爷,你别吐了!老爷,你醒醒啊!老爷……”黑血沾湿了整个方巾,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爹。”

    王家大公子一进门,大喊了声。

    丫鬟吓了一跳,跪着回头。

    “大公子,你快来看看老爷,老爷他……”王家大公子大步往前,在床边跪下。

    他牵上了王玉堂的掌,哭喊道:“爹,没事!郡主来了,夜王爷原谅我们了。”

    “爹,你一定要撑着!”

    “我看看。”

    凤九儿并没耽搁。

    他们快马加鞭过来也要一个时辰,时间一久,她也没多大把握。

    王家大公子让出位置,凤九儿坐在床边,将手里的药丸塞进了王玉堂口中。

    她抱着他的肩膀,将他微微拉起,左手落在他的心口处。

    真气从凤九儿的手掌心,传到王玉堂体内,药丸顺利给咽进去。

    “小樱桃,快!药箱。”

    凤九儿道。

    “是。”

    小樱桃走了过去。

    王家大公子搬来桌子,放在床边。

    小樱桃将药箱放下,熟练地在里面掏出要用的物品。

    凤九儿将银针取出,泡在药水中。

    她给王玉堂检查了翻,回头。

    “过来,将你爹扶起。”

    王家大公子过去,扶起王玉堂。

    凤九儿回头,取过银针。

    她解开王玉堂的衣裳,一根根银针,从他心门,到脖子,再到脑袋。

    不一会儿,王玉堂身上,布满了银针。

    凤九儿坐到他身后,双掌落在他的背门上。

    “小樱桃,准备。”

    她叮嘱了声,闭上双眸。

    “好。”

    小樱桃捏着王玉堂脑袋上的一根银针,轻轻转动。

    凤九儿开始运动,四周的温度,越来越热。

    进来的王夫人,一动不动地站在自己大儿子身旁,一丁点声音都不敢发出。

    一刻多钟之后,小樱桃回头,从箱子里拿出纸笔,开始写药方。

    很快,她向王夫人递出去两张药方。

    “王夫人。”

    王夫人还没反应过来,管家急急忙忙跑了过来。

    “姑娘,有什么吩咐?”

    “有,什么吩咐?”

    王夫人总算是在王玉堂身上收回目光。

    “这儿有两张药方,一张是王城主要口服的药,一张是要泡浴的药。”

    小樱桃又递了递药方。

    管家立即伸出双手,接过。

    “先准备泡澡的浴汤,王城主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九儿给他逼出大部分毒之后,开始泡澡祛毒。”

    “是。”

    管家慎重点了点,“我立马去办。”

    管家走了,两位躲在不远处的大夫,微微颤颤走了过来。

    “真的能起死回生吗?

    明明……”一位大夫忍不住问道。

    另一位大夫瞪了他一眼,摇摇头。

    “姐姐,我爹爹是不是不会死?”

    王家大公子看着小樱桃。

    他双眸很红,却没有流出一滴眼泪。

    十三岁的孩童,有如此忍耐力,已属不易了。

    小樱桃抬眸看着他,抿了抿唇:“命应该能保住,但,王城主中毒太深,唉……”“恐怕,日后要恢复正常,有些难度。”

    王夫人用力握紧自己大儿子的手臂,哽咽了起来。

    “能保住性命就好。”

    王家大公子闭了闭眸,吐出一句。

    王夫人看着自己的儿子,放开他,双手扶着脸。

    她转身,低头,无声抽泣了一会儿,擦干了眼泪,再回头。

    “对。”

    王夫人点点头,“只要能保住性命就好,以后,会好起来的。”

    年长的丫鬟举步走来,递给王夫人一封信笺。

    “夫人,这是在老爷的桌面上找到的,很可能是老爷的……绝命书。”

    王夫人深吸一口气,才伸出手,接过了信笺。

    她看了信笺一会儿,抬眸,对上自己大儿子的目光。

    “希儿,没事,爹爹会醒过来的。”

    她拍了拍大儿子的肩膀,举步来到小樱桃身旁。

    “姑娘,这信,等会你们来看吧。”

    小樱桃做了一个禁止说话的动作,接过信笺。

    王夫人立即捂着唇,不敢再发出任何声响。

    小樱桃打开信笺,认真看了好一会儿,才将信笺折起来。

    “这信,你们收好。”

    王夫人从床上的两人身上收回目光,双手接过信笺。

    小樱桃摆了摆手,低声道:“时间差不多了,去准备一个小盆。”

    “我去。”

    丫鬟听见声音,轻轻应下一句,转身,小跑了出去。

    很快,她抱着一个木盆,回到厢房里。

    王夫人接过木盆,来到小樱桃身旁。

    小樱桃指了指床边,说道:“你坐下,等会接住王城主吐出来的瘀血。”

    “好,好。”

    王夫人兢兢战战地坐了下来。

    小樱桃又看了凤九儿一会儿,伸手,落在王玉堂脑袋的一根银针上。

    她微微拧动银针,王玉堂开始轻咳起来。

    很快,他重重一咳,一口黑血从他的嘴里吐出。

    紧接着,一声咳,他又吐了一口气。

    一下,两下,三下……王夫人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她除了紧紧地握着盆,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好了。”

    凤九儿收回落在王玉堂身上的真气,扶着他。

    “收针,泡浴。”

    “嗯。”

    小樱桃熟练地将银子在王玉堂身上收回。

    王夫人站起,让出地方。

    她看着床上苍白如纸的脸,干涸的双眸,不知何时,又蓄满了泪。

    “娘,我来。”

    大公子过去,接过她手里的木盆。

    王夫人一动不动,目光还是舍不得在王玉堂身上移开半分。

    在剑一和管家的帮助之下,一刻钟之后,王玉堂被放进了屏风后的浴桶里。

    王夫人从厢房出去的时候,双腿无力,跌坐在椅子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