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469章 幻狱世界

咪乐|ios|直播|账号 5、前车变道加塞场景:名爵6以60公里/小时的时速正常行驶,30公里/小时时速的前车忽然变道至名爵6前约20米处,系统识别到同时刹车减速,避免撞击。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黑暗世界,花之都。

    相比起财之都的冷静和空旷,这里真的只能够用“霓虹闪耀,靓-女无数”来形容了,热热闹闹的中心街道商店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物品应接不暇,但是最大亮眼的地方就是,这条街道上面有很多女人。

    穿着各式各样、打扮的万紫千红的女人们!

    陆非善站在花之都主要街道的路口,真的觉得就是全世界号称是最繁华圣地的“新秀”与“BKK夜店”跟这里对比起来,真的就是小巫见大巫。

    那些形形色色的女人,有的穿着各种颜色的包臀裙、踩着小高跟鞋、拎着名牌包包一边聊天一边妩媚的笑着。

    有的则是穿着JK(水手服)两只眼睛萌萌的看着四面八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天然的单纯。

    那种天然的单纯,对于男人们来说有一种致命的杀伤力。

    有的则是穿着昂贵的LOL裙,背后或者背着一个小猫背包或者是背着漫画背包,要么头发染成各种不一样的颜色,要么就是扎着双马尾,她们是萝娘。

    无论是小短裤下面的两条大白腿、还是宽松衣服下看起来没有穿裤子的藕白诱惑、亦或者是随手舞动便是香水味道的妖娆,她们全部都在霓虹的光芒下面尽情的展示着自己的美丽,每一个女人行走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下,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香味与自己的妖娆。

    她们的衣品放眼全世界任何一条街道都是顶尖的,她们对于时尚的理解也是独一无二的。

    街道上面有着很多奇特的建筑,不断闪耀着七色光芒的彼岸花雕塑、网红黑白格、好看的球鞋店等,当然也不乏很多专业的摄影师,在镜头之中,她们所有的美丽都能够被放到全世界,引来无数爱好者的青睐,也同样吸引着无数人趋之若鹜的来到黑暗世界。

    但是让陆非善震撼的是,这里居然没有一家按摩店、风俗店、连打擦边球的建筑都没有。

    陆非善在一家商店门口买了一包烟向老板问着这个问题。

    “你说那些场所吗?”,老板弹了弹烟灰笑道“这里没有那种直接服务的地方,想要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你必须靠着自己的实力或者魅力去寻找,这里有很多很多的夜店,还有很多很多的商场,还有很多很多游乐场,姑娘们大多都集中在这些地方,很多来到花之都的人都说,我很有钱,我想要用钱直接买女人的服务,但是在花之都,这样不行,花之都很鄙视这样的行为,认为那是对女人的不尊重,爱情,无论是谈恋爱、还是做,都应该是一种两情相悦的方式。”

    有钱都买不到的服务,不会吧?陆非善有点不相信。

    但是很快他便明白,的确如此,花之都尽管美女无数,但是你想要掏钱的话这里没有人理你,很多男人觉得女人其实就是一件交易的商品,有这种想法的男人思想都很低劣,你的钱,也只能够买到和你一样低劣的服务。

    花之都也不是什么神圣的地方?想要约会吗?想要一夜有情吗?完全可以,靠自己去争取。

    霓虹灯光的照耀下,那些形形色色的女人们让人有些眼花缭乱。

    陆非善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老板抓着一个学生说道“我有钱,跟我援-交把,我给你很多钱。”

    那个女孩儿直接从包里面掏出无数前扔在他脸上。

    这个世界上并非只有男人有钱,女人也同样有钱。

    而花之都的魅力正是,你喜欢的女人,你要靠着自己的实力去追。

    当然了,陆非善来到这里并非是来寻欢作乐的,很快他就来到了“幻狱女王”所在的一个场所,这个地方叫做“XS-CLUB”,是花之都最大最繁华的一个俱乐部,陆非善看到了这里的标语,一句特别有意思的话:

    我垂涎你的美色,想要亲-吻你的美腿,舔舐你的美臀,但是是用我吸引你的方式。

    俱乐部门口的雕塑也特别有意思,一只格外漆黑的癞蛤-蟆伸出舌头,头顶上面是一只天鹅。

    陆非善感觉这里太宣扬女权主义了,难道正是因为这里的王者是一个女孩子吗?他摇摇头进入俱乐部里面的时候,劲猛刺耳的音乐声也同样变得很强很大,两侧是大大小小收费标准不统一的卡座,中间是一块巨大的空地,此时此刻那块舞池里面站满了女孩儿们,正在发出一声声的尖叫声。

    舞台上面,一群男孩儿们排着队,在DJ的主持下正在表演着自己最拿手的街舞。

    有几个男孩儿连托马斯都没转起来,在一片“嘘”声中狼狈的下台,直到上来一个穿着白色体恤的男孩,将鸭舌帽反着戴,在DJ音乐的节奏下先是轻轻的跳着不断的热身,随着音乐的节奏一股接着一股的高-潮,台下的姑娘们纷纷的倒计时,直到最后的计时结束后,DJ放的烟鬼《SOMETHING-JUST-LIKE-THIS》的曲子到达高-潮的时候,那男孩将棒球帽直接扔下台,上了舞台后先是活动了双手双脚后…

    直接跳上去一个单手托马斯大旋转15后直接将2000双手在原地快速的旋转,T恤掉下来露出完美的白皮肤和身材,惹得台下无数人尖叫中,旋转的他再接六个连续托马斯,然后双手蛤-蟆跳三下后,下一刻直接头接地,全身迅速的旋转了五圈,起来的时候单手再接一个旋转,随后单手撑地,腰部用力的一个蹦跳站起来。

    “BBBBBB”台下的姑娘们近乎疯狂的呐喊着。

    那男孩儿灿烂的一笑后直接离开,他来这里并非是寻欢作乐,只是被气氛完全感染。

    陆非善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如果有一项技能的话真的很讨女孩子喜欢,虽然赞叹牛批,但是陆非善的眼睛却一点都没有离开后面那个调节全场气氛的DJ,那个女人,画着烟熏妆,配合上一头金色得头发看起来长相十分的高级,而且对于气氛的把控和节奏也掌控的近乎完美。

    这个人就是幻狱女王了,这让陆非善猜测她是不是一个喜欢掌控节奏的女人。

    就像自己现在来到她的俱乐部里面,也是在她的节奏中一样。

    全场沸腾之后,幻狱女王陆玄雨的表演结束,坐在吧台的陆非善看着她摘掉了金色假发后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过来,随即身上带着一股好闻的味道坐在自己身边,然后轻笑着看着陆非善“欢迎你来到我的地盘,我这里音乐很好听,酒也很好喝,如果有兴趣的话,你也可以上台表演一下。”

    “还是算了,毕竟你现在跟我可是敌对的关系。”,陆非善很明白的说道。

    “我就和讨厌明明可以坐下来喝杯酒的事情,你们非要弄得如此的紧张,以前从来没有感受到过,你们的敌人会如此的没有敌意吗?也对,你们武士面对的都是世界上民那些穷凶极恶的杀手们,一见面,就要立刻分出胜负和生死,像这样的情景,你或许都没有幻想过,某一天某时某刻,你会喝敌人的一杯酒。”

    陆玄雨将酒杯递过来,杯子里面燃烧着幽蓝色的火焰。

    那眼神中的挑衅,让陆非善接过来杯子,张开嘴巴,将滚烫的酒水直接一饮而尽。

    “我们两居然是一个姓氏。”,陆非善将空杯递给她“这倒是让惊讶,不是说王者都是四字吗?”

    “行走江湖,有几个花名太正常了,我不叫陆玄雨,在黑暗世界我叫做上官筱蝶,在现实世界我叫做夏夏,是一个大学的在读博士,当然了,你喜欢,随便你怎么叫我都行。”,陆玄雨点燃了一根香烟,吐着烟雾眼神中带着一份妩媚看着陆非善“你喜欢这种地方吗?劲-爆的音乐,挥舞的双手,闪烁的灯光,能够让人忘记一切的烦恼。”

    不喜欢,陆非善直接摇摇头:烦恼是永恒的,快乐才是短暂的。

    是吗?原来你是这么想的,陆玄雨听到这句话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很特别的思想。”

    特别吗?陆非善看了看自己耸耸肩:我并不觉得有任何的特别之处。

    “每个人来到我这里的目的全部都不一样,但是仔细的思考就会惊觉的发现,其实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那就是释放压力,放松自己,只是手段和方式全部都是褒贬不一,我见过长相清纯宛若仙女的女人喜欢多P,也见过看起来风流大方的女人保守的还是女儿身,也见过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龌龊的下药,也见过满身纹身的壮汉去救一些弱女子,所以我问你,小陆,你觉得男人跟女人,到底谁更简单,谁更加复杂呢?”

    陆非善只记得自己的任务:陆玄雨女士,我来这儿是杀你的,不是来跟你讨论哲学的。

    吐着口红的陆玄雨不看他淡淡的说道:我已经在进攻了,你没发现吗?回答我的问题。

    怎么说呢?陆非善只能够这么说:来外面玩都是放松的,无论男跟女,其实都是一样的,寻求的只是一种刺激、舒适的感觉,所以并非只有简单和复杂这种说法,两厢情愿的事情,怎么能够想的那么龌龊呢?还有你刚刚说的那样问题,从一个人的表象,是完全看不出来一个人到底是是简单还是复杂的。

    “你说的太片面了,能否再深刻点?”,陆玄雨抿着嘴。

    这还片面?还要怎么深刻呢?陆非善一时间想不出来,索性直接说道:那你说。

    “无论再怎样劲-爆的音乐和再怎样好玩的身体,也无法禁止欲望的膨-胀,人的欲望才是无穷无尽的,在这种地方,你以为是一个俱乐部,但是在男人的眼里,这里是一个猎场,男人们把自己武装成猎人,以狩猎多少美色为荣,以睡过多少妹子为荣,但是从来没有男人意识到…”

    “自己才是被玩的哪一个。”

    陆玄雨拿起来放在烟灰缸上面的香烟抽烟的时候,陆非善只感觉到身体一阵软弱无力。

    他猛然的站起身有些摇摇晃晃“酒,你刚刚给我喝的那杯酒里面下药了?”

    “是像神武那样找十几个妹子们服侍你把你榨干而死,还是要拖出去喂狗,选一个吧?”,陆玄雨连看都没有看他,依然抽着烟轻描淡写的说道。

    呃…陆非善双腿软弱无力,导致全身都摔倒在地面上。

    身边几名彪形壮汉顿时行走过来,全部都举起来了手中的砍刀纷纷的砍杀下来。

    刀刃落在陆非善身体上面的瞬间。

    “啪…”坐在吧台的陆非善突然打了一个寒颤惊醒了过来,前方的陆玄雨手中端着一杯酒,杯子里面燃烧着滚滚的火焰,陆玄雨的口红已经掉下来没有涂抹上,依然是一张的烟熏妆,根本看不出来本来的面貌。

    而刚刚那“啪”的一声很显然是陆玄雨打了一个响指,然后意味深长的看着陆非善。

    幻境?幻术?

    陆非善立刻离开吧台,浑身就如同一个长满了尖刺的刺猬一样敌意满满的看着陆玄雨。

    她则是将酒杯轻轻的放了下来,将香烟放在了烟灰缸上面,然后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口红不断的卷动着口红说道“怎么了?我给你的酒你不想要喝吗?我还想要跟你探讨一下男女之间到底谁更加复杂这个问题。”

    现在的我是否也是真实的我呢?还是在陆玄雨的幻术之中?

    陆非善的手中出现了一根漆黑的暗夜之箭,他朝着自己的胸膛狠狠的刺穿下去。

    那一瞬间周围所有的场景全部都改变,陆非善还在迷茫的时候,“咚咚咚…咚咚咚”,面前的商店老板不断的拍着桌子喊道“二十八块钱,香烟要二十八块钱,扫码付款还是现金付款?”

    各式各样女孩子们行走的街道上面,无数摄影师手中的闪光灯正在不断的给那些姑娘们拍照,而陆非善却不在俱乐部里面,而是依然站在商店的门口,还没有拿到香烟,这个瞬间,让陆非善的背后全部都是冷汗,他刚刚明明进入了俱乐部里面,还看了一场精彩绝伦的舞蹈表演,还跟陆玄雨说过话,但是只是一个瞬间,他就已经回到了一个小时之前自己经历的种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陆非善付款拿过香烟点燃的那瞬间,眼前的画面再次一阵涌动。

    他还在吧台里面,陆玄雨还在身边,刚刚打火机的声音就是她发出来的,她看着陆非善说道“所以你更加喜欢我那个名字呢?夏夏,陆玄雨,还是上官筱蝶?”

    这…这…这怎么又回到之前那个场景里面去了呢?

    “这是你的幻术还是你的超能力,还是能够让我一直在不同的场景里面穿梭着,给我制造出来一种假象?”

    “你再说什么呢?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陆玄雨抽着香烟说道。

    “别装傻了,我刚刚连续经历了四次场景的变幻,而且每一次身处的位置和场面全部都不一样,你这样做有什么目的?想要给我的思想制造混乱吗?还是想要攻击我的精神层面?”,陆非善有些不冷静的站起身看着她,正当他想要再次去进攻的时候,他的眼睛猛然的看到了地面上。

    这一看,陆非善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

    地上同样有一个陆非善躺在那里,胸膛上面刺入着一根暗夜之箭。

    地面上躺着的人是谁?那么现在的我又是谁?陆非善的眼神中直接出现了深深的迷茫。

    陆玄雨拿着香烟风情款款的朝着他走过来,面对面的站在陆非善的面前,那种距离让陆非善甚至都能够感受到陆玄雨胸前的巨大的程度,随着陆玄雨轻轻的吐出来一口香烟,烟雾直接在陆非善的脑袋上面笼罩-着,随后四面八方的场景再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实世界,垦丁,巨大的医学院研究室里面。

    陆非善和幻狱女王站在空旷无一人的研究室的楼道里面,陆玄雨在前方行走着说道“想要知道怎么回事,就跟着我过来吧,你现在只是一种‘影像’,不要担心自己会受伤或者会被攻击。”

    影像?那是什么东西?陆非善虽然奇怪但是还是跟随了上去。

    每一个房间都是如此的巨大,里面放着一种类似于按摩沙发的仪器,在那些仪器上面躺着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的脑袋上面都放着一个仪器,而且全部都闭着眼睛。

    “这些人有什么共同点呢?”,陆玄雨问道。

    “看起来好像都在睡觉一样。”,陆非善说道。

    “再仔细的观察一下吧。”

    陆非善看了看去后摇摇头,他实在是看不出来有什么倪端,老实说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随后他立刻发现了什么,连忙说道“老,这些人全部都很老,全部都是老人。”

    没错,陆玄雨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开心的表情“全部都是老人,你在花之都看到的每一个妙龄女郎,每一个活力四射的年轻人,每一个年轻人,在现实世界全部都躺在里面,在现实世界里面他们是身患绝症或者是耄耋年纪的老人,但是在黑暗世界的花之都,他们能够是各式各样的角色,是风情万种的姑娘、也是魅力四射的男孩儿~”

百度